百度 本站
首頁 > 企業家 > 正文
私募大會大咖說 | 盛希泰:科創板將重構中國資本市場
中國財富網    時間: 2019-4-26 12:13:45    字號:

     2019年4月21日,由金斧子、正心谷創新資本、招商證券聯合主辦的金斧子第三屆私募大會在深圳召開。邀請到IMF經濟學家、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、正心谷創新資本董事總經理趙永生、洪泰基金創始人、洪泰資本控股董事長盛希泰、深圳凱豐投資首席經濟學家高濱等多位知名行業大咖、業界精英,超600名機構代表齊聚現場,包括投資界、第一財經、中國證券報、界面、南方都市報、深圳財經等30多家主流媒體覆蓋報道。

1.jpg

  本屆私募大會圍繞“重構——資本市場投資新機遇”主題,洪泰基金創始人、洪泰資本控股董事長盛希泰從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歷程切入,從市場政策、時代機遇等方面深入分析了科創板的獨到優勢。他指出,科創板與以前的板塊不同,但仍要堅持“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”,而資本市場只有競爭才有未來。

  以下為洪泰基金創始人、洪泰資本控股董事長盛希泰的演講實錄:

  今天這個場合感覺回到我傳統的領地,我在證券公司做了20年,和這個市場挨得更近,隨后轉型,最近4年做了洪泰基金。證券公司一般做賣方,尤其投行是做賣方,而投資是做買方。今天來到現場的主要是二級市場的投資人,和公募、私募股權有點不同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關注前天的新聞,政治局會議宣告寬松政策階段結束,這可能標志著未來將是和過去20年不太相同的情況。

  任何政策有它的滯后性,不能乘以十、乘以一百、乘以一千地執行,這樣放在金融領域就很可怕,結果一定是嚴重滯后或嚴重過激。就像鐘擺,擺的幅度擺到3就可以了,非要擺到12,指望明天就見效,是不符合基本規律的。政策是有滯后效應的,這是這兩天要引起思考的問題,特別是宏觀要思考的問題。

  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

  這次的主題是“重構--資本市場投資新機遇”,我應該第一個提出重構資本市場,我第一次講是2016年,網易的經濟學年會,我講重構資本市場,今天用這個題目挺對我們的路,挺好的。我從業差不多快三十年,從業之初我老大跟我說的印象最深的兩點是:一是中國要進入財富管理時代,二是中國要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。三十年過去了,財富管理時代有所進步,像金斧子這樣的企業,在短時間內做得這么好,說明財富管理時代已經開始崛起。另一方面,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口號喊了二、三十年,實質沒有很大的改變,也很難改變。

  這張圖我感觸很深(下圖),我1992年畢業來深圳找工作,算是市場的親歷者,親歷者和看一本書是完全不同的感受。過去的二十多年看一本小冊子十分鐘看完,然而作為親歷者,有很多切膚之感,什么是切膚?刀架在身上會感到痛。

2.jpg

  我1992年從業的時候趕上很好的時代——小平南巡;旧现袊械淖C券公司、所有大的券商都是1992年成立的。我們這代人運氣特別好,我們到深圳找工作,機會比我的師兄好,我的師兄沒趕上,三年之后他們回來已經晚了,我的師弟比我晚,我們這代人是最好的受益者,一個人一輩子有沒有成就,成就大小、早晚和時代機遇有太大的關系。

  1992年我在君安證券,現在叫國泰君安,君安要是繼續存在就是今天的中國版高盛,君安在當時所處的氛圍和被監管部門的制衡是前所未有的。后來和國泰合并成為國泰君安,國泰是建行成立的;南方證券是農行成立的,后來改為中投,去年被中金合并;工行在北京成立華夏證券,現在改名中信建投,有影響力的大型券商的都是在1992年成立的。

  那個時代經歷了各種制度,從發行通道來講,證券公司投行分為四個等級:二、四、六、八,小券商兩個通道,同時可以報兩個項目在會,四個通道可以同時報四個企業在會,我當時在的聯合證券是八個通道。后來發現企業很多報不出去,后來部分券商增加十個通道,我們同時可以報十個企業在會。后來有了保薦代表人制度,保薦代表人制度今天來看已經無關緊要,但在當時這個制度推出來,對整個市場的建設是有害的。為什么到今天變得無關緊要?因為今天保薦代表人太多了,真正市場化了,沒辦法漫天要價了。而當時推出來對市場是有害的,證券公司最核心的業務也是資本市場最主要的門口,這塊業務被幾個人控制著,這些人一走這塊業務就沒了,導致項目奇貨可居、待價而沽,最終這塊業務還得需要證券公司負責任,所以保薦人這個制度遭到很多的攻擊。

  今天保薦人制度沒那么要緊,這說明什么?說明市場最終是最偉大的,市場是最均衡的。大家會發現中國任何一個領域只要改革開放都是發展最好的,電冰箱、洗衣機大家還想買國外品牌嗎?大家不會買,因為這是放開最充分的領域。除了投行還有經紀業務,為什么資本市場應該放開?重構意味著不需要發明創造,只需要跟市場接軌就可以了。

3.jpg

  科創板成功的幾大因素

  如今科創板被寄予很高的期望,然而每次板塊放開我們都具有很高的期望。2004年的中小板、2009年的創業板,五年前新三板,每個板塊出來我們都寄予很高的期望,最后都是很失望的,但科創板或許不同,有幾個原因:

  第一,至今沒有一個版塊是由最高領導人提出設立的,科創板擁有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,這是能成功的第一個要素。

  第二,是科創板的時代機遇。過去五年我做投資,體會很深刻,過去五年是中國變化巨大的時期。在投資領域、創業領域,2014年雙創提出前后,北京一枝獨秀,北京創業項目、創投機構的數量、創投基金管理的數量占全國的60%,這個數據根本不可思議。2018年北京降到35%,仍然是很大,五年的時間已經下降了很多。整個創業公司、創投的氛圍、私募基金、股權投資基金的數量和金額在重構中國的競爭環境,重構中國的市場和區域的競爭局面。過去五年的創業企業數量是以前無法比擬的,這是目前為止科創板誕生很大的原因和根基。

  第三,過去五年是移動互聯網在中國大放異彩的五年,做投資的很多去華爾街,過去五年去硅谷的也很多,但會發現過去五年是中國把移動互聯網用到極致的五年,這期間中國有幾個紅利:首先是創業的紅利,中國創業的紅利不是趕時髦也不是講政治。一個家庭添了人口,意味著希望和未來,而什么是一個國家、一個地區的希望和未來?是新的經濟體誕生、新的企業誕生,目前為止中國每天誕生1.82萬家企業,這個數字是不可思議的,美國沒有這么濃的創業氛圍,這是中國的希望和未來。

  其次是移動互聯網的紅利。移動互聯網時代中國徹底領先全世界,包括美團,OFO、摩拜模式盡管不是很成功,但偉大的變革就是從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。不管有多少文章攻擊“獨角獸”,但“獨角獸”的數量是非常說明問題的,美國占40%多,中國占30%多,中國美國加起來基本上占全世界“獨角獸”的70%-80%,其他國家都基本忽略不計,這也是科創板能夠成功非常偉大的土壤。

  第四,科創板放在上海,上海人精細、嚴謹是他成功的要素,科創板處于這樣的時代可能會成功。

4.jpg

  科創板: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

  新三板為什么不成功?我覺得科創板身上仍然有新三板失敗的影子。我的邏輯叫作:一個市場要堅持“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”。市場的中心是流動性,流動性是指我去菜場買白菜能買到,賣白菜也能賣出來。新三板為什么失敗?因為買也買不著,賣也賣不出去,核心的原因是500萬的門檻。而500萬的門檻怎么來到?為什么是500萬不是5000萬不是1000萬,不是50萬?為什么是500萬?這個門檻導致根本不可能有流動性,500萬是假的,500萬開個戶留下幾十萬,再湊500萬開第二個戶,這種市場上并不少見。為什么500萬的門檻放在那兒,為什么說500萬不合理?這和50萬相關,與50萬這個數一脈相承。

  去年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從3500提到5000,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提升的時候大家認為5000太低了,董明珠說10000都不算高,為什么你們認為5000低?3500到5000,個人所得稅稅收去年少了3600億,這就是中國的現實,這就是拼多多社會崛起的基礎。過去五年投資人最遺憾的是錯過拼多多,為什么錯過拼多多?大家可以說創始人很有個性、不愿意理投資人,就錯過了,這是表層原因。

  深層原因是大家認為拼多多不代表未來,過去三五年有一個詞叫做消費升級,消費升級時代下拼多多怎么有未來?大家不了解一個社會現實,中國71%的人口叫低收入人口,什么叫低收入人口?家庭凈資產低于50萬,大家覺得高嗎?在農村蓋個房子評估都不止50萬,這就是中國的社會現實。

5.jpg

  我反復提示這個市場風險很大,新三板高風險,既然告訴你是高風險的事情,你仍然愿意進來參與,那你就不是政策保護的對象。為什么設立門檻?就怕一般的老百姓沖進來虧了錢影響社會穩定,所以設置500萬的門檻,但毫無道理,因為這樣根本不可能有流動性。500萬的門檻與中國經濟社會的收入結構完全不吻合,導致最后沒有交易量,市場死在那兒了。指望做市商制度,2015年的熔斷機制還不夠慘嗎?做市商制度讓券商得利,而投資者不再進場,所以新三板失敗是必然。

  科創板的門檻目前是50萬,大家覺得50萬會有多大的交易量?各位在二級市場比較熟悉,50萬這個門檻可能限制90%的人進場,公募基金占的比重很大,公募基金不頻繁進出,市場不活躍,就沒有交易量。50萬這個門檻能成功我抱有很大的懷疑,這個話我說過很多次,今天沒什么改變。當然了,為了提高交易量,各方也想了很多其他辦法。

6.jpg

  兩個基本點,一是搞錢,也就是融資;二是財富效應。很多媒體隔靴搔癢、道聽途說,說中國資本市場很有問題,是圈錢的市場?墒,市場的本質不就是搞錢(融資)嗎,不能搞錢誰還來?誰還要把所有信息對你公開?關鍵是誰搞錢、怎么搞錢?一個資本市場就是搞錢的,我們市場直接融資比重這么低,過去二十年沒任何改變。搞錢是一個基本點,第二個基本點是財富效應。泡沫一般情況下肯定不是褒義詞,人類社會最偉大的泡沫是上市公司的股價。資本市場的股價是不是泡沫?憑什么利潤乘以市盈率就是股價?這肯定是泡沫,可很多領域有好處就不是泡沫。上市公司制度推動了人類的進步,利潤乘以十就是十倍的泡沫,乘以一百就是一百倍的泡沫。在可控的范圍內我們在享受泡沫而已,所以財富效應能帶來身價的增長,才有可能讓人沖進來。企業為什么愿意上市?為什么愿意把所有數據給投資者看?上市公司、公眾公司付出代價是以部分自由為代價。沒好處我來干什么?好處就是財富效應,能搞錢,就這么簡單。

  過去這么多年,這個邏輯永遠是要擺在這個地方的,2004年的中小板,2015年創業板,五年前的新三板,今年的科創板,我們都希望能更好的促進經濟的發展進步。而核心就一點,我們不需要發明創造,很多發達國家非常成功的經驗搬過來就行。2005年之前中國資本市場是一條腿,因為70%的股票不能流通,2001年到2005年間倒閉了40多家證券公司,空前絕后的大熊市。2007年全流通時代到來,才有了隨后的大牛市,很可惜之前又把所有股份鎖定了。

  資本市場:有競爭才有未來

  關于中國資本市場,我一直說有競爭才有未來,有競爭才可以有效率。我很懷念2004年深交所和上交所競爭的局面,為什么?因為2004年中小板推出之前深交所沒飯吃,很多大企業都到上海上市,深交所為了競爭的需要,深交所的市場營銷團隊遍布全中國,基本上中層干部都出去做市場,上交所有危機感,上交所去拉單,兩個交易所競爭。2004年后中小企業在深交所,大企業到上交所,情況就變了。

  今天科創板為什么在上海推出來?推出科創板和深圳競爭,我覺得競爭是有好處的。最好的局面是科創板推出以后,深交所必然會跟上,廣東已經提出來希望創業板跟著改革,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,深圳跟上來了,兩家競爭很有好處,我們各位都會是受益者,起碼態度好很多,效率也會高很多。新三板也可以這樣改,這個取決于北京的工作力度,三家競爭有什么不好?沒有什么問題。三年前我就呼吁,深圳的中小板和創業板合并,因為中小板和創業板沒有本質的區別,只有這樣我們所謂的重構才會有合適的未來。

  多層次資本市場根本不用講,各個地方的交易所沒辦法起到你想到的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建設作用,交易所如今還是柜臺市場,為什么?還是回到我說的一個中心、兩個基本點,如果這個市場沒有流動性,不能搞錢、沒有財富效應就沒效率,這個市場就不應該存在。中國到目前為止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柜臺交易,僅僅是陣地的需要和擺設,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  如果科創板、科技板、創業板三家競爭,三足鼎立,有可能是中國資本市場真正進入重構的開始,對國家、對經濟發展、對各位都會有很大的收益和好處,這個事情并不難做。

  沒有偉大的經濟體

  就不可能有偉大的資本市場

  我覺得任何國家包括區域、地區,沒有偉大的經濟體就不可能有偉大的資本市場,我感受是深刻的。1995年我在新加坡待了近一年,新加坡當時很牛,上了歲數的人回憶一下,1995年前后到1997年前后,新加坡為什么那么牛?1997年香港回歸,他們以為香港回歸就沒前途了。新加坡說我要做全世界第三大中國市場,做東南亞的老大,結果新加坡現在的資本市場完蛋了,當時1995-1997前后三五年中國任何場合包括這種會議,新加坡交易所的代表都是坐上賓,可是事實是新加坡彈丸之地根本沒有交易量。我說新加坡就是新三板失敗的一個縮影、前車之鑒,因為沒有交易量,退市來不及、規則很復雜,這害了很多中國企業。為什么新加坡資本市場完蛋了?香港資本市場這么發達?因為香港背靠中國偉大的經濟體。一個國家、一個地區的經濟總量和資本市場的發展程度是絕對正相關,華爾街必須在美國,不能在非洲。2010年中國經濟總量超過日本,2014年我們的資本市場總量超過日本,完全對應的。

7.jpg

  從國內來講也是這個競爭局面,沒什么區別。我跟很多人說,并不是我這碗飯吃了20年我就夸它的重要性,并不是這個道理。一個區域、一個地區,如果沒有明星企業家說明沒有過去,沒有上市公司說明沒有現在,沒有創業說明沒有未來。原來我做這一行,京廣線以西,黃河以北幾乎可以不用去,去了浪費時間,因為沒有性價比。而去年的局面是京廣線以西,長江以北可以不去,這個局面是非常慘烈的。我的老家山東去年只有一家IPO在青島,還有五家過會也在青島,六家都在青島。2018年沒多大的改變,2018年105家,江蘇獨占20家,這是不可思議的。馬太效應越來越明顯,這種現象需要引起所有人的重視,不僅政府官員要重視,所有的投資人都要重視。我相信如果關注2019年科創板報的20家,看一看都在哪個區域,會發現這非常說明問題,一定說明未來。

  也希望和各位合作,資金、人才、項目都可以探討,謝謝大家!

來源: 互聯網    責任編輯:雷子
wwwlaoyawo